办事指南

政协委员称女孩子是产品 读博士贬值

点击量:   时间:2019-03-04 05:04:02

繁�w中文   导语:广东省政协委员罗必良在政协会议上有关女博士“缺爱”的言论引起热议20日下午,在华南师范大学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罗必良的有关言论与会者普遍认为罗必良的有关言论缺乏严谨的科学根据,甚至有违反相关法规的嫌疑,罗必良应该为此致歉 政协委员称女博士贬值   政协委员称“女子是产品,读博士是贬值”引发争议   广东省政协委员罗必良在政协会议上有关女博士“缺爱”的言论引起热议20日下午,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教授、博导王宏维邀请来自广外、华工、华师、中大等高校的近50位女博士、女博导及女性话题关注者,在华南师范大学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罗必良的有关言论与会者普遍认为罗必良的有关言论缺乏严谨的科学根据,甚至有违反相关法规的嫌疑,罗必良应该为此致歉   当日下午,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三楼会议室30平方米的狭小空间里,挤着近50位女博士、女博导以及女性话题关注者,讨论的焦点集中在省政协委员罗必良在今年省政协会议上的一番言论:“女孩子是个产品,卖了二十几年还没有把自己卖出去……从恋爱角度讲,读博士不是增值的事,而是贬值的事”   与会者认为,这样的言论既是物化女性,侮辱女性人格,贬低女性接受高等教育的价值,更是违背宪法、违背男女平等的基本国策和《妇女权益保障法》,不合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章程》的规定与会者现场敲定一份《回应政协委员不当言论的声明》,要求罗必良对相关言论给予道歉及纠正“声明”强调,罗必良的言论造成了不良影响,间接妨碍了女性对学业与事业的追求   “声明”起草者之一,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教授、博导王宏维表示,一听到女博士“缺爱”论,就觉得特别不舒服,想直接找罗必良对话,但这两天一直无法联系上罗必良本人“我自视把自己年轻时最美好的年华用在学习上,我现在的状态就很好啊我再回想我身边带出的一个个女博士、女教授,有几个尽管还是单身的,但也个个是精英,有借调到国务院的,有在美国继续攻读博士的,学习、生活、工作方方面面也处理得很好!”王宏维说   在王宏维看来,女博士都是兼备坚韧、有智慧、勤努力的一群人,她们除了学习以外,还对人生有规划、能兼顾家庭“女博士仅靠这些品质就足以找到好伴侣!”王宏维认为,罗必良在没有任何社会调研及数据支撑下,就发表一番针对女性的言论,是荒唐且没有根据的“作为女性、作为女博士的我们,有必要发声、表立场!让罗必良乃至社会认识到女博士‘缺爱’论以及将女性的物化的言论,是多么不恰当的一种语言暴力和语言侵犯!”   “发布会”现场,罗必良的一名学生、香港中文大学博士候选人李文芬表示,她在华南农业大学读经济学本科的时候,罗必良正是其专业课老师李文芬说,当时罗必良在学术上已非常有名气,她曾视之为榜样,希望有朝一日通过自己的努力,也像他一样棒“但当自己终于成为博士候选人时,罗老师却公开说女博士是‘贬值’的,这让我很难过……”   社会学专家回应:女博士嫁与不嫁,不是经济学   作为学者应该清楚,每一个结论,尤其在社会学领域,都应当有足够的基础数据予以支持很遗憾,除了一些诋毁女博士婚姻情感的坊间段子,从未见权威机构发布的可信数据支撑罗教授的“贬值论”新时代女性因知识而美丽,而不会因“缺爱”而贬值事实上,女性读博,无疑是一种完善自身文化素养的过程,显然是一种增值,知识一定会让女性更具魅力,无论是思想涵养还是能力水平都只会更有好处罗教授用貌似现代经济学理论来点评当代女性的婚恋观,实际是在重复着“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谬论,为“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的论调穿上一个变相的马甲   知识水平高低和婚育年龄的关系已被多次论证,并已形成“学历越高,婚育年龄越晚”的共识,其原因包括学习时长、梯度择偶等多个方面,但就此推导出“只有女博士‘缺爱’‘难嫁’”甚至“女博士嫁不出去”,无疑显得有些滑稽   值得留意的是,这一共识,对男性同样适用,但为何很少听闻“男博士娶不到老婆”的感慨呢一位女博士曾感慨,为什么从不说“男人、女人、男博士”为什么学弟学妹不会问即将出国读博的男学长:“你没有女朋友,怎么还敢要去读博啊” 为什么男博士不会被告诫 “这么高学历,小心没人敢嫁你”……   独独渲染“女博士难嫁”,实质在于男权主导的社会结构和社会心态相比其他未婚女性群体,没结婚的女博士更扎眼同时,选择读博的女性往往具有较强独立意识,在婚姻关系中更注重个体独立性于是,这会让部分认同传统男权社会权力结构的男性无法接受与“郎才女貌”相违背的夫妻关系   女博士的嫁与不嫁,本不该是个社会议题现下的热烈讨论,实际上说明,建设性别平等依然任重道远在为此进行的努力中,男女两性并不是,也不应是对立的性别平等从不意味着女性将男性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更不意味着女性“成为”男性女作家阿扎尔•;纳菲西曾说,“一个将一半性别隐藏起来的社会,是极其畸形的”与此类似,一个一半性别对着另一半性别怒气冲冲以至于彼此敌视的社会,一个一半性别努力模仿对方而抹杀自身特点的社会,同样畸形   真正的性别平等,永远不会容忍,将女性视做货架上待价而沽并等人垂青的商品      导语:广东省政协委员罗必良在政协会议上有关女博士“缺爱”的言论引起热议20日下午,在华南师范大学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罗必良的有关言论与会者普遍认为罗必良的有关言论缺乏严谨的科学根据,甚至有违反相关法规的嫌疑,罗必良应该为此致歉 政协委员称女博士贬值   政协委员称“女子是产品,读博士是贬值”引发争议   广东省政协委员罗必良在政协会议上有关女博士“缺爱”的言论引起热议20日下午,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教授、博导王宏维邀请来自广外、华工、华师、中大等高校的近50位女博士、女博导及女性话题关注者,在华南师范大学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罗必良的有关言论与会者普遍认为罗必良的有关言论缺乏严谨的科学根据,甚至有违反相关法规的嫌疑,罗必良应该为此致歉   当日下午,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三楼会议室30平方米的狭小空间里,挤着近50位女博士、女博导以及女性话题关注者,讨论的焦点集中在省政协委员罗必良在今年省政协会议上的一番言论:“女孩子是个产品,卖了二十几年还没有把自己卖出去……从恋爱角度讲,读博士不是增值的事,而是贬值的事”   与会者认为,这样的言论既是物化女性,侮辱女性人格,贬低女性接受高等教育的价值,更是违背宪法、违背男女平等的基本国策和《妇女权益保障法》,不合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章程》的规定与会者现场敲定一份《回应政协委员不当言论的声明》,要求罗必良对相关言论给予道歉及纠正“声明”强调,罗必良的言论造成了不良影响,间接妨碍了女性对学业与事业的追求   “声明”起草者之一,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教授、博导王宏维表示,一听到女博士“缺爱”论,就觉得特别不舒服,想直接找罗必良对话,但这两天一直无法联系上罗必良本人“我自视把自己年轻时最美好的年华用在学习上,我现在的状态就很好啊我再回想我身边带出的一个个女博士、女教授,有几个尽管还是单身的,但也个个是精英,有借调到国务院的,有在美国继续攻读博士的,学习、生活、工作方方面面也处理得很好!”王宏维说   在王宏维看来,女博士都是兼备坚韧、有智慧、勤努力的一群人,她们除了学习以外,还对人生有规划、能兼顾家庭“女博士仅靠这些品质就足以找到好伴侣!”王宏维认为,罗必良在没有任何社会调研及数据支撑下,就发表一番针对女性的言论,是荒唐且没有根据的“作为女性、作为女博士的我们,有必要发声、表立场!让罗必良乃至社会认识到女博士‘缺爱’论以及将女性的物化的言论,是多么不恰当的一种语言暴力和语言侵犯!”   “发布会”现场,罗必良的一名学生、香港中文大学博士候选人李文芬表示,她在华南农业大学读经济学本科的时候,罗必良正是其专业课老师李文芬说,当时罗必良在学术上已非常有名气,她曾视之为榜样,希望有朝一日通过自己的努力,也像他一样棒“但当自己终于成为博士候选人时,罗老师却公开说女博士是‘贬值’的,这让我很难过……”   社会学专家回应:女博士嫁与不嫁,不是经济学   作为学者应该清楚,每一个结论,尤其在社会学领域,都应当有足够的基础数据予以支持很遗憾,除了一些诋毁女博士婚姻情感的坊间段子,从未见权威机构发布的可信数据支撑罗教授的“贬值论”新时代女性因知识而美丽,而不会因“缺爱”而贬值事实上,女性读博,无疑是一种完善自身文化素养的过程,显然是一种增值,知识一定会让女性更具魅力,无论是思想涵养还是能力水平都只会更有好处罗教授用貌似现代经济学理论来点评当代女性的婚恋观,实际是在重复着“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谬论,为“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的论调穿上一个变相的马甲   知识水平高低和婚育年龄的关系已被多次论证,并已形成“学历越高,婚育年龄越晚”的共识,其原因包括学习时长、梯度择偶等多个方面,但就此推导出“只有女博士‘缺爱’‘难嫁’”甚至“女博士嫁不出去”,无疑显得有些滑稽   值得留意的是,这一共识,对男性同样适用,但为何很少听闻“男博士娶不到老婆”的感慨呢一位女博士曾感慨,为什么从不说“男人、女人、男博士”为什么学弟学妹不会问即将出国读博的男学长:“你没有女朋友,怎么还敢要去读博啊” 为什么男博士不会被告诫 “这么高学历,小心没人敢嫁你”……   独独渲染“女博士难嫁”,实质在于男权主导的社会结构和社会心态相比其他未婚女性群体,没结婚的女博士更扎眼同时,选择读博的女性往往具有较强独立意识,在婚姻关系中更注重个体独立性于是,这会让部分认同传统男权社会权力结构的男性无法接受与“郎才女貌”相违背的夫妻关系   女博士的嫁与不嫁,本不该是个社会议题现下的热烈讨论,实际上说明,建设性别平等依然任重道远在为此进行的努力中,男女两性并不是,也不应是对立的性别平等从不意味着女性将男性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更不意味着女性“成为”男性女作家阿扎尔•;纳菲西曾说,“一个将一半性别隐藏起来的社会,是极其畸形的”与此类似,一个一半性别对着另一半性别怒气冲冲以至于彼此敌视的社会,一个一半性别努力模仿对方而抹杀自身特点的社会,同样畸形   真正的性别平等,永远不会容忍,